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藏宝阁 > 第一代语言 >

学生论文乱写老师通融 教授痛批研究生批量生产

归档日期:04-1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第一代语言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广东有些人不重视教育,“二世祖”不少,有钱人没文化,文化人没有钱,太悲哀,必须改!

  我住的还是三十多年前盖的老房子,两个人住,够了。古人说“君子食无求饱、居无求安”。我们现在既安且饱,又能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,还要求什么呢?人的思想境界很要紧,境界不同考虑问题就不同。这会影响人生的质量!

  有的老师又招博士生又招硕士生,学生太多,怎么带得过来?怎么可能尽心尽力关心他们?学生论文不认真写,又怎么可以容忍?……我真是很“佩服”他们!

  我虽然78岁了,但学术上还要“从头越”。我希望《中国语言文字大辞典·方言卷》80岁时可以搞出来。这个任务摆在面前,我可以“退”,但不能“休”!

  1931年生,广东饶平新丰镇人。195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语言学系。师从中国语言学大师王力教授和著名方言学家袁家骅教授。历任武汉大学助教、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30年,1985年任暨大复办后首任文学院长,现为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,汉语方言研究中心主任,兼任香港大学中文系和语言学系名誉教授。 1990年被国务院学位办评为博士研究生导师,在暨南大学中文系建立第一个博士点———现代汉语博士点。詹教授从教56年来在汉语方言、汉语辞书、汉语应用和汉语规范等领域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,取得了许多令人瞩目的成果,在海内外学术界享有崇高的声望。

  78岁,从教56年;著作等身,研究一辈子方言,编了半辈子辞书;当了15年全国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;新中国培养起来的第一代语言学家,中国方言学的领军人物……他,就是暨南大学教授詹伯慧。

  詹伯慧的人生基本上都在学校度过:在中山大学学习四年,分配到武汉大学30年,再调入暨南大学25年。前不久,他从教55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暨大举行,来自海内外的学界同侪、弟子及仰慕者前来拜谒,济济一堂,桃李春风。在汉语学界,“詹家军”的名头很响。

  羊城晚报:您是当今汉语方言学界的领军者,听说您走上这条路跟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有很大关联?

  詹伯慧:我是王力先生带入门的。中山大学原来没有语言学专业,1946年抗日战争结束,王力先生从西南联大回北方,路过广州。当时的中大校长王星拱有个习惯,只要有人才从广东路过,他就会成为“拦路虎”。他极力挽留王力先生,游说他当中大文学院院长。王力也不是吃素的,跟他讨价还价:“留我可以,但我要办个语言学系。”王星拱欣然应允,于是,这个系从1946年办到1954年,后来并入北大,前后共八届。当时我们班上有7人。

  詹伯慧:其中三个分到了高校,我到武大,30年后又调到暨大;唐作藩到北大,现在还在那里;许绍早去了东北人民大学(现吉大)。欧阳觉亚、饶秉才和麦梅翘去了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(其中饶秉才后来也到暨大,退休后定居美国),王豫远去了中南民族学院。我同班同学就这么几个,不多,但确实都颇有出息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kuenergyclub.com/diyidaiyuyan/12.html